旋梯/大海

尤莉感觉自己在向下滑。她迷迷糊糊看见自己正在滑向深渊,吓得蹦起来睁开了眼。
“尤,不要动。”千户在驾驶座说道。
千户正开足马力爬上长长的旋梯,被旋梯围绕着的是一根咕噜咕噜响的管道。里面似乎有液体。旋梯的尽头是天花板,千户觉得楼梯上方肯定还有空间,于是冒险向上前进。
这幢巨大而空虚的建筑物里回荡着风声,每一根管道都在共振。不远处的墙壁上大的超出想象的风扇在转动。肯定比我高吧,尤莉想。
尤莉已经不太数的清时日了。她也不太愿意去数还有多少存粮,总觉得不数的话就吃不完。看得见天花板就是白天,看不见就是黑夜。过去的日日夜夜,尤莉很快就记混了,有时还会忘记吃晚饭。
是谁提出要进来这个建筑物的?外面看起来并没有这么大。千户漫无目的的开着,很快就迷了路,于是决定向上爬。这是第几层了呢?
“我们是不是正在爬到城市的上层啊?”尤莉抬头看着虚空。
“说不定呢。”
千户两天没睡了。说是停下来的话感觉车子会掉下去很危险,两天来只有尤莉把食物送到嘴边她才吃一口。尤莉觉得只有自己呼呼大睡很对不住千户,不过刚刚还是睡着了。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所以睡着了。真对不起。
尤莉试着把手套摘下来。空气真的很暖和。手背比手心感觉热,大概是管道的热量吧?如果里面是热水真想洗个澡啊。极乐,极乐。尤莉想着想着眼睛又闭上了。

千户努力集中精神,感受着车的平衡。直觉告诉她最好不要在楼梯上停下来。油也是冒着危险加的。虽然头痛的要命,能见的东西也很单调,她还是一直睁着眼睛。
周围一片黑暗,所以她才能够正常驾驶。地面很早就看不到了,她视线躲避着透光的风扇,努力让自己相信自己并非身处高处。毕竟尤莉又不会开车。
之前也上过很多层,但高不见顶的空间还是让她觉得恐惧。决定上旋梯之前她和尤莉搜寻了一阵子,最后在一些有上下床的房间里找到了不少食物。可惜床都只剩下架子,尤莉走之前依依不舍的看着床架,到最后也没有找到床板的替代品。旁边的房间停着长相奇怪的车,已经不能用了。很多房间延伸到远方。简直像个小小的城市。
能爬到顶吗?千户朦胧的意识中显现了金属的银色边角。是…是墙壁,是扶手,…天花板!她猛地清醒过来。在黑夜里出现的天花板。随着自己不断向上,每一块板的轮廓也逐渐清晰。这段旅程就要接近尾声了。
“尤,看那里。”千户扭着车把。
尤莉伸出手要触碰天花板。两人屏息凝神等待车子开上出口,车辙隆隆的声响渐渐有了回音。
随着车子一个倾倒,她们终于回到了平地。千户停下来,意识模糊的把尤莉赶下车,机械的铺好被子睡下了。尤莉感到有些热,便走近延伸到这一层的管道,果然是发烫的。这根管子在向侧边延伸。到底是什么呢?
她在旁边坐下,也悄悄地睡着了。
风吹醒了尤莉。她借着光看清了自己身边的文字,不过看不懂,金属板上的蚀刻如今已经褪色了。风轻轻地拂过脸颊,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风吹来的方向有一块长方形的光。
她没有打扰千户,跑向那片光。她的眼睛逐渐能分辨出蓝色的天,白色的云,金色的太阳,以及蓝色的海。海面离自己非常非常近。注意到面前的铁栏杆,尤莉停下来。
她站在手可摘云的高楼上。阳光在她身后的墙上反射,她眯起眼睛也看不见最高处,其实已经没有更高处了。她向下看去,看见她们曾生活的城市小片小片的被这高耸的建筑串起,伫立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四周除了波光粼粼,便什么也没有了。

 
评论(2)
热度(23)
© Cuscut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