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了,我依旧感到十分不安。
昨日对着太阳看了许久,我的眼前留下了一个永久性黑点,以往这种情况是会慢慢恢复原状的,但是这次没有。我在黄昏中慢慢闭上眼睛,黑色的点依旧在彩色的幻视间安定的游移,随着我的眼皮一跳再跳。
我凝视月亮,月亮还我一个月食。想要在这月光下死去。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慌忙打开手机用镜头遮盖月球,屏幕上多出一个坏点。手机的偏色比往日严重,红色的月光铺撒大地,我越发的怨恨起眼前的黑点来。
没有什么比眼睛更重要了,对于摄影师来说。从今往后眼前的一切都将带着瑕疵。这样还怎么拍出好照片来呢?我逃回家里,任由山风吹干我过度眨眼而流下的眼泪。家中凌乱不堪,即使多出一只苍蝇也没事,我关掉所有的灯,瘫在门上失神,眼前灰暗的窗帘扭曲着,又衬出那个坏点来。
还要跟着我到哪里?我气急败坏随手捡起什么向着眼睛想象出的苍蝇扔去。我的眼睛一转它就四处飞舞彰显自己的存在,我不敢动了,像冰一样僵坐在门口。风沿着门缝吹进来,静坐着的我感到有些寒冷。眼前的黑太阳将热量全部都吸走了。我紧盯着它吸走周身的光线,壮大自身,这是太阳坍缩在我视网膜上的黑洞。不要有光和热。没有光和热就不会有眼前的一切。
凝视着它自身蔓延扭曲,我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视界恢复如常。

(其实是海棠视角

 
评论
热度(4)
© Cuscut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