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乡的记忆

(爽文,不负责任)

已经是第九代了,阿求认为自己仍没有做什么的必要。这一世喜欢上了红茶和留声机。

阿求与文发生过激烈的分歧。
文是阿求最熟识的天狗,她的名字在每一本幻想乡缘起上都赫然在目。过去人们恐惧天狗,现在也一样,但是阿求已经在心里决定将她当作未来的朋友,一个在跨越百年时光后依旧存在着的朋友。
不知道百年以后再去找她的时候会不会带着这段记忆,或许文早就忘掉了。天狗的世界旋转的飞快,过去一年的回忆被拆分成五年,若是问起年初的事,八成会得到上月的回复。也难怪她们的报纸总是塞的满满当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事呢?阿求的脑袋都快装不下了。
文有时候会来找她问些历史。她对此感到很不可思议,就和她提出要在杂志上连载小说时文的反应一样。文会以少有的慢速认真的听着她的讲述,在纸上写下看不懂的符号,最后化作天狗的形式印在报纸上。以人类的视点来看有些观点实在是非常可笑,再之活过这么长的时间也没能使文的文笔变得稍微成熟一点,但下一次她再来的时候,阿求还是会满怀希望,试图让她明白历史于人类的意义。最终她决定亲自执笔。
该如何写她早就想好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发表的机会。这么一篇戏谑的推理小说出现在史料中实在是不合事理,之前连载的作品也只能在人里掀起短暂的波澜,到头来记住的还是只有她一人。但这次一定不一样了,文的创举必定会在幻想乡的新闻史上留下一笔,杂志本身被传颂的同时这篇夹在新闻报道中格格不入的推理小说也将吸引住所有人。篇幅只有一章的分量,作品的流传也仅限人里,将来在求证全篇的同时,是否能引发后人的些许思考呢。
她将近日大热的连载放在一边,为了赶上天狗的时间一心一意的创作着。直到完稿时才从房里探出头来。
她错过了一件大事记。人间之里有人死去了,那人的侍童坚称见到了一死一活两个老爷,错乱之中一时心生歹念,将活的那个也杀死了。他指认看见死老爷的地方空有非人形的痕迹,只有活老爷鲜血淋漓的尸体真实的展现在人们面前。当红作家Q依旧正体不明,想去质问也无从寻觅,尽管侍童所说被认定为胡言乱语,一时间人间之里也人人自危。下一本书的剧情,会不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这是模仿杀人。”阿求紧盯着文的双眼,“文字是无罪的。”
“人类的怀疑对象已经超出了里的范围。这时你以这篇发表…他们会以为是谁的居心?”
文少见的严肃。她眼里曾经流转的一颦一笑消失了,反倒带着来自上级者的威压。阿求很容易想象得到自己在与大天狗交涉,即使以里的贵族身份在幻想乡占有一席之地,她还是感到一丝久远的恐惧。
“…乌鸦傀儡。”
阿求不顾身份的从齿缝间挤出这句话。
文皱起眉头,不过显然克制住了自己的情感,面无表情的等待她的进一步回应。
“继续引发有趣的事件吧,射命丸文小姐。你笔下的命案甚至不需要谁来具现。”阿求怒极反笑,在脑海中想象大天狗气急败坏的脸,即使文没有露出丝毫狼狈的神色。
“稗田阿求老师,以后手稿请交于妖怪之山印刷吧。我想阿求老师的作品配得上更好的印刷方式。”文闭上眼睛,深叹一口气,“这次的作品未能入选,我也为阿求老师感到遗憾。希望下次能够写得更好。”
“今天忘记带上鼻高高面具了哦。”
“再会。”文抓起手稿扭头离去。
阿求冷眼看着自己的心血被带走。没有用的,阿求什么都记得,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自出现起就被牢牢刻在她的心底。谐谑志尚不敢堂而皇之的记下她的名字,天狗监视着她,她也监视着天狗,她有着足够长久的记忆,这力量足够在所有人都忘却之后,让她亲手翻覆一切。
稗田家是八云的走狗,但绝不是妖怪的奴隶。
她也没笑一声,去收拾了桌上的东西。稿纸和墨水到处都是,小说的解题篇尚在构思,她想不能就这么完了,又想留到下世再解迷也不迟。阿加莎克里斯Q的消失将会成为热议,这不正常的沉默反倒成为了最好的证明,妖怪正威胁着人里的安全…
她是这么想的,直到完结篇送到她的手中。
天狗微妙的笔法并不完美的模仿了她的言辞,妖怪狸声称对此事件负责。天狗眼中的有趣真是单调,她没看第二页就合上了书,她相信没有人认为Q会写出这样的东西。
人里的生活恢复了往常,这一切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又很快被遗忘,阿求也重新放起了最喜欢的乐团的专辑。全身心扑在编纂上的她偶尔也会想起文那如同人偶般的眼神,她被牵着线跳舞,代价却是二人的决裂。既然从属于组织,就无法事事都顺遂自己心愿来行动,阿求仔细品味着她曾说过的这句话。阿求是不是八云的牵线木偶呢?
人类的精神是极其坚韧的。阿礼的孩子们会一直记录下去。
是的,不必做什么,记住就是一切。

(想法来自知乎某一篇文。写的时候一直很困,有点烂尾,总之看看就好…

1/37
© Cuscuta|Powered by LOFTER